您的位置:重庆新闻网 > 教育 > 出国留学 > 正文

哈佛面试官:真实的自我才会得到他人的认可

2013-01-28 15:37 [来源]:网络整理

外滩画报报道 每年,哈佛大学从全球三万名以上极具竞争力的申请者中,挑选约 2000 名组成新一届本科大一新生,其中约 11% 来自除美国外的 80 多个国家。此前,哈佛大学会在世界各地委托校友,对优异的申请者进行一对一或者多对一的面试。汤玫捷是众多的中国面试官之一。面试中国学生时,汤玫捷喜欢“突击式”提问。“我不希望给太多时间让面试者做程式化的准备,这样就可以看到一个完全真实的人。”在她看来,哈佛大学是一个多元化的校园,她喜欢个性十足的学生。“在面试中展现真实的自我,会得到面试官的认可。往往学生们极力推销的并不是我看中的,而他们忽略的细节却最能打动我。”

最近,汤玫捷正在读脂评本的《红楼梦》,“不管在哪里,我每天都看一会儿书。”这是她的习惯。

一般来说,汤玫捷会和朋友们约定读同一本书,看同一部话剧,甚至熬夜打同一个游戏。“这样大家一起吐槽,比较有趣。”她的朋友大多是美国名校毕业生,事业有成。其中,有忙到早晨还不忘上线给 “部落战争”送装备的投行人,也有打“飞的”来集体观看《喜剧的忧伤》的艺术青年;其中一些和她一样,也是美国名校的“校友面试官”。

美国大学的校友面试官体制采取义务兼职的方式。汤玫捷特别热爱这个工作。对于她来说:“做面试官,就相当于把以往的镜头,又回放了一遍。”而这一遍一遍的重复,“非常快乐”。

2005 年,来自上海的汤玫捷是中国大陆唯一被哈佛大学提前录取的高中生。而改变命运的关键一役就是“面试”。“那天大雨,面试官选择了她丈夫的办公室和我见面。”她说。面试的时候,汤玫捷非常紧张。“当时我的手表丢在了轻轨上。进屋的时候,全身都淋湿了。”

一直到现在,汤玫捷都还记得当时的情形——“她是一个特别亲切的女子,有种让人安静下来的力量。”面试官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她放松。“一开始就说我英语挺好的,先夸了夸我。”然后,两人开始了交谈。汤玫捷成绩优异,并去美国高中做了一年交流生。不仅如此,她还积极参加了很多课外活动,做小记者、建网站等等。“面试官一开始就针对这些提了很多有趣的问题。”

汤玫捷承认这位前辈对自己的影响很大。“因为现在我的面试风格,就和她很相似。她当年提的问题,我现在也在问别人。她让带简历,我现在也会提醒让孩子们只准备这份资料。”

最关键的是,“她觉得小朋友们,一定要放松才能表现出真实水平”。 现在汤玫捷面试的时候,也会专门留出时间让同学们“调整”。

每年,哈佛大学从全球三万名以上极具竞争力的申请者中,挑选约 2000 名组成新一届本科大一新生。以 2011-2012 申请季为例,这些幸运的年轻人中,约 11% 来自除美国外的 80 多个国家。

被选中的幸运儿们,最终会住进那所建于 1636 年的古老校舍,它拥有 3500 门学科课程、馆藏 1500 万册的世界最大校园图书馆。而在这座被称为“世界智库”的大学城里,曾经诞生过 47 名诺贝尔奖得主教授、8 位美国总统和诸多改变了世界的政经领袖。

“百里挑一”,那么谁将成为胜出者?事实上,哈佛大学的录取有着神秘而独到的评判标准,他们称之为“全方面考察(Holistic Review)”和“手工挑选(Hand Pick)”。“听起来有点像挑最好的葡萄用来酿美酒的过程——不可言传,只可意会。”汤玫捷笑着解释说。

“挑选不是一种权利,而是一种责任”

事实上,哈佛大学的面试流程十分严格。“首先网申,然后学校会根据材料来决定是否面试。”她说,“能走到这一步的学生,通常都很优秀。几乎所有人的考分,都是超高的。”所以,在这个阶段,倘若只重点阐述自己的成绩,“意义不大”。

在审阅了标准化的学生申请之后,学校会对其综合表现进行判断,从个体的角度探究申请者与学校的匹配程度,然后将他们一一选出,进行更深入的接触和了解,然后再次回到整体,做出最后的决定。

这个过程像一门精细的工艺一样,不存在可以破解的公式,“是一个人了解另一个人的过程。”校友面试官并不是考官,汤玫捷对自己的角色定位是“去认识一个学生,看见他们的优秀,与他们分享自己在哈佛的体会,而不是去考核他们”。

“校友面试”一般发生在申请环节的中后期。哈佛大学会在世界各地委托校友,对已经突显出的优异者,进行一对一或者多对一的面试。这份工作没有报酬,甚至需要面试官们自己支付和学生见面的费用,因为用现任哈佛的招生办主任费兹西蒙斯先生的话来说,“挑选不是一种权利,而是一种责任”。但是汤玫捷和她的面试官朋友们都乐在其中,并用绝不逊于任何一份主业的责任感,向招生办汇报面试的观察结果。

每次面试,“我看见这些孩子,就犹如看见了自己。” 汤玫捷说,“当年的忐忑不安和踌躇满志全都一一涌现出来。”

汤玫捷去哈佛大学报到的时候,本科留学(微博)在中国还不普遍。她说:“其实如果没有助学金,负担一个孩子去美国读本科,压力很大。每年的学费是四万美元左右。”学经济的汤玫捷发现,2006 年股市高峰以及 2008 楼市高峰之后,“当中国大多数家庭能够腾出一笔学费后,中产阶层就加入到留学大潮中来了。”

汤玫捷读书的时候,中美汇率是 8.3。“现在已是 6.2。而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萧条,也增加了以留学作为支柱产业的政策。”

事实上,“现在 1990 年代的孩子,已经和‘80后’完全不一样了。”观察一代代的变化,也是面试的乐趣之一。

汤玫捷记得自己面试第一个孩子,也是在一个下雨天。“我选择了上海商城的西餐馆。但是,她迟到了。我一直等得饿了,就点了晚餐。”

孩子一直没来,汤玫捷几乎要着急了。这时,她收到一条致歉短信,解释说,她下课之后才出发,又是轨道交通,所以迟到了。汤玫捷转念一想,“这从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她的良好品质。因为我见过太多学生,一说要准备去美国就连课都不上了。”

等见了面。汤玫捷发现这孩子的心理素质奇好。“首先,她说饿了怕表现不好,然后开始点菜。从前菜到汤,一道都没落下,真有点反客为主的味道。”吃完后,孩子主动问她:“你的哈佛生活怎么样?”此时,汤玫捷感觉:“她英语居然比我还好?”

两人交谈下来,汤玫捷了解到其实“这个女孩子很不容易”。她从 4 岁开始学跳舞,一直跳到高三。“每一年都有小伙伴因为小升初、初升高放弃了舞蹈,但是她没有。而且她的学习成绩,一直是最拔尖的。”作为一个面试官,汤玫捷看到这个孩子身上的“可贵精神”。

“这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。” 汤玫捷说。后来,这个学生被哈佛大学录取,成为了她所在高中历史上唯一一个进入哈佛本科的学生。到了哈佛以后,她还同时参加多个舞蹈团并开始编舞。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,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