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重庆新闻网 > 女性 > 正文

时尚界都是靠“毒”吃饭?

2013-07-23 10:40 [来源]:网络整理

  漫画家亚历山德罗·帕隆博擅长用恶搞插画,讽刺调侃时尚主编与设计师,卡尔·拉格斐和凯特·摩丝都曾是他恶搞的对象。

  “阿黛尔 (Adele) 有点太胖了。”“我不喜欢皮帕·米德尔顿(Pippa Middleton)的长相,她最好只露出背部。”“如果我是个俄罗斯姑娘,我更希望自己是同性恋。俄罗斯男人太丑了,娜奥米·坎贝尔(Naomi Campbel)的男朋友不就是么!”熟悉时尚的人都知道这些辛辣刻薄的点评均出自同一个人,那就是卡尔·拉格斐。这位设计师嘴上不饶人的功力让人不容小觑,而最近,他这些“毒舌”评论被集结成书,名为《卡尔眼中的世界(The World According to Karl)》,将于今年 9 月发行。该书由法国作家珍·克里斯多夫(Jean-Christophe Napias)、帕特里克(Patrick Mauris)和桑德琳·古尔本基安(Sandrine Gulbenkian)共同编辑,穿插有艺术家查尔斯·阿默林(Charles Ameline)的 50 张插画。这个消息令网民兴奋,许多网站纷纷回顾卡尔近几年的精彩语录,更有知名博主在微博上评论道:“这绝对会是最不无聊的一本名人名言书籍。”在接受WWD采访时,卡尔称该书的出版与自己无关,但他对此不抗拒,甚至表示“很高兴”。

  时尚圈从来不缺少毒舌。除了卡尔外,向来直言不讳的薇薇安·威斯特伍德在点评他人穿着时,也从来不留情面。她曾公开评论米歇尔·奥巴马说:“她的穿衣打扮真是太可怕了,我都不想提及。”漫画家亚历山德罗·帕隆博(AleXsandro Palombo)的恶搞和毒舌功力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他将各大时尚杂志主编及知名设计师改头换面,画成蓝精灵、辛普森等漫画人物,用恶搞插画讽刺调侃他们。这一切让人感到困惑:难道时尚界都是靠“毒”吃饭?

  漫画家亚历山德罗·帕隆博的恶搞插画。

  毒舌究竟是真性情的体现,是一种牟利方式,还是自我炒作?

  对此,美国时尚评论家理查德·布莱克威尔(Richard Blackwell)持有独到见解。作为业内权威,布莱克威尔以其首创的“年度最差着装榜单”闻名,无数女明星曾经中招上榜,甚至连已故的戴安娜王妃也是他“口诛笔伐”的对象。在他口中,芭芭拉·史翠珊成了男版“科学怪人的新娘(一部电影)”,梅丽尔·斯特里普是“被大篷车抛弃的吉普赛女人”,而麦当娜则是“令人生厌的巴比伦妓女”。尖酸刻薄的措辞令上榜者又恨又怕,也让布莱克威尔名声大噪。然而在 1998 年的一次采访中,他却表示,自己是“对衣不对人”。“她们中许多人的才华都令我欣赏,只是在穿着方面犯了错误。”他说,“我只不过将人们窃窃私语的观点说了出来,无意伤害她们的感情。”

  漫画家亚历山德罗·帕隆博的恶搞插画。

  2008 年,86 岁的布莱克威尔辞世。尽管如此,犀利独到的点评在时尚圈从未缺席。无论是被凯特·摩丝称为“会把人逼疯的老太太”的苏熙·曼奇斯(Suzy Menkes),与艾迪·斯理曼(Hedi Slimane)扛上的凯茜·霍林(Cathy Horyn),还是反对使用尼龙包的时尚怪老太林恩·雅戈尔(Lynn Yaeger),都善用犀利的真话来指点时尚江山。她们的刻薄言论听着刺耳,却也透露出敏锐的观察力,在为大众解说的同时,也为设计师指出了进步的方向。

  不管怎样,随着《卡尔眼中的世界》发行消息的公布,许多人对“毒舌”更加趋之若鹜。不过,如今,社交平台的兴起让每个人都有了发言权,许多时尚博主与潮人纷纷以毒舌来博取眼球,甚至以此自诩时尚评论家。对此,Style.com 的名嘴萨拉· 莫尔(Sarah Mower)则表示: “时装评论最终看的是评论者本人的权威性。”她以这句话奉劝那些想学卡尔的“时尚评论家”,毒舌前,还请掂掂自己的分量。 (王韵)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,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