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重庆新闻网 > 公益 > 正文

粤东西北水灾 政府行政与公益组织如何联通

2013-08-27 10:38 [来源]:网络整理

公益观察

粤东西北“8·18”水灾,在潮汕、清远、韶关等地区造成了巨大的伤亡损失。水灾来去迅速,政府组织的抢险还在继续,主要针对的是电力、通信、道路等基础设施。而民间自救也在20日以后逐渐增多,主要针对的是救难、提供食品药品,以及其他的零碎救援。

粤东西北向来是广东经济的洼地,与珠三角相比,不仅财力穷困,政府行政能力、民间公益力量也都很匮乏。就公益救灾的可能性而言,相比四川甘肃地震、泥石流等灾害而言更难。加之粤东西北民众对政府向有依赖,政府救援一旦不合希望,就很难自保声誉。

水灾在微博上的传播很多,尤其是潮汕那一带,社交媒体上的怨言颇多。对救灾不力的指责,已经引起了当地官方的不满,认为干部尽力,舆论批评以偏概全,不该用极个别疏漏否定救灾全局。政府的不忿姑且不论,民间公益在水灾中的存在与否却值得一说。

广东的公益发展一直在国内处于前列,不论是公益组织的数量还是基金会的财力、甚至是公益政策的开放性,始终为北方同业称道。然而从这次粤东西北水灾看,或许整体上的赞誉有道理,但广东公益的分布同样不均衡,内部响应的意愿和能力都有可检讨之处。很多人拿公益机构对四川甘肃地震的积极态度,对照它们在粤东西北水灾上的缺位。灾害类型对约定俗成的公益救援意志是个挑战,地质灾害与水灾会带来公益机构完全相反的存在感:前者利于展现临危救援,后者则让救援无立足之处,从而在救援早期束手无策。

所以,最早的救援都是政府在做,因为民间公益根本插不上手。公益界提了很多理念,在政府与N GO关系上也多有阐释,可放在水灾前一比照,理论上的缺陷就很明显。说公益是行政职能的补充,有人可能不爱听;说公益成就社会,水灾中“社会”又在哪?大水退了之后,有少数公益机构或基金会进入粤东西北,但在资源的投放上,似乎也没有多少经验,资源与需求之间的对接效率等,大概也很少有人说。这让人觉得,公益机构还真是“补充”,可有可无。这还是中等规模的水灾,假设是更大的灾难呢?

有一种说法是,中国的公益还没做好,凭什么去非洲搞慈善。同样地,广东的公益都不尽如人意,凭什么要去省外?这些类比可能不一定准确,公益行为的动机往往决定它的资源投送。但水灾所提的一个问题是:长距离、跨省份的公益搭救,如何才能在地方社区里有根据地?

越来越多的潮汕人带着物资返乡,回家自助或助人,这可能得益于潮汕人的宗亲动员能力。但是在粤东西北其他地方,主要还得依靠政府,连公益的“补充”也见不到。以救灾而言,所需专业建设不同于其他,可舍近求远、长途奔袭的公益救援一定就是周全的吗?

水灾当前,一边是政府行政,一边是公益社会。强调各自的现实性,比如依赖政府的传统、比如公益不力的客观原因,但至少这两下还没有很好地联通,粤东西北被公益忽视不算是鲁莽的论断吧?一窝蜂去向外地营造公益能力,单单忘了发迹之处的苦难与筹划。遇上灾害,有批评者说:这是岭南公益的“灯下黑”。话糙理不糙,也不算刻薄。 南都记者 寇竹卿

(南方都市报)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,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