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重庆新闻网 > 旅游 > 国内游 > 正文

超短裙上场 苗族“茅人节”

2013-08-30 09:56 [来源]:网络整理

来源:中国民族宗教网

关于茅人节的由来,有这样一种说法:最初,超短裙苗族有一个习俗,本寨的青年不能开亲,而且婚姻都由父母包办,没有自由,许多苗族姑娘被迫与心上人分离,远嫁他乡。为了表达自己对家乡的依念和向情人倾诉自己深藏于心中的痛苦,每年三月,她们都要回到家乡,在最高的山上用新长出的树枝、嫩叶和茅草扎成茅人,并插在山顶上,然后在茅人附近与情人幽会对歌,彼此倾吐衷肠和内心的忧伤。后来,这个习俗渐渐演变成为苗族青年男女谈情说爱、互相选择对象的一项活动。

每年过“茅人节”时,当地青年男女不论老少,不论婚否,都可任意邀约情投意合者结队上风光秀美的茅人坡对歌,逗趣,野炊。特别情投者,可相约离群另寻静处。节日气氛活跃,自由,充满古色古香的浪漫情调。

超短裙上场 苗族“茅人节”

拦路歌敬酒 吓跑客人

4月29日,我从厦门乘飞机飞往贵阳。30 日从贵阳乘汽车到达凯里。5月 1 日再乘汽车前往榕江两汪。我们是下午4时抵达两汪乡的,刚下车就被一群身着传统盛装的短裙苗族姑娘拦住了,按照传统的礼仪,她们要给每一位外来的客人唱拦路歌敬酒。歌声响起,客人们都停下了脚步。接着,为客人准备着牛角酒,用只唱歌的方式迎接客人,外地客人源源不断从四面八方涌来。每一位客人面前都站着一位手持牛角的苗族少女,尽管姑娘笑容灿烂,但那巨大的牛角还是把许多外来客人给吓跑了,不过他们还是很快回到拦路的地方,因为这是通向两汪的唯一道路。“谢谢,谢谢,我不会喝酒,从不喝……”不止一位客人在尽力申辩,但牛角酒还是不由分说地送到了客人的嘴边。接着是一声愉快的呐喊,酒就倾倒下来了,客人常常被灌个一头一脸乃至一身全是酒水,然而没有一位客人会因此而懊恼,相反,所有的人都感到极大的快乐和刺激,人们的脸上始终荡漾着灿烂而幸福的笑容。

喝过拦路酒后,我被安排在两汪乡街上一家木楼饭店里住下了。木楼看上去相当古旧,仿佛武侠小说里描写的那种简陋客栈。站在廊檐上往街上看,虽然外来的客人人流如织,到处洋溢着节日到来的气氛,但街道两旁那些又拥挤又破旧的木房子,还是让人油然升起一分时间的沧桑感。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,我一直在西南山地做田野,自然经常见识类似两汪这样的古老小镇,而每次面对这样的情景,我的思想都颇为复杂,有时我从中看到了东西部发展的差距,看到了地区发展的不平衡及由此引发的非人道结果,但有时又似乎感到庆幸,即在这些地方,由于迟发展或不发展而幸运地保留了我们悠久的文化传统。此时此刻,我正感受到一种久违的质朴和温馨。

趁着太阳尚未下山,我拿着相机到街上闲逛了一圈。我走过一幢木楼又一幢木楼,我来到了街尽头的小学校,学校的一半依旧是木楼的房子,另一半已是砖房,砖房前面有一个较为宽大的操场,操场内外挤满了人。一些青年男女在那儿吹芦笙跳舞,但似乎跳得并不正规,像是在练习。但芦笙吸引了不同的人们,校门口挤得一塌糊涂,许多人还想拼命往里挤,而挤进去的人却失望地要往外走,年轻人用苗语高声嚷嚷着,不知道是在表示愤怒,还是在呼喊着同伴。

>>>>延伸阅读:亲历苗寨赶坡会 萝莉超萌美女如云

超短裙上场 苗族“茅人节”

“爬窗孔”谈恋爱

第二天上午是节日的开幕式,操场中央早早就聚满了人群。两汪乡附近的乡镇和村寨都有青年应邀出席开幕式的歌舞表演,他们身着节日的盛装,表演着传统的歌舞。这些歌舞虽不及都市舞台的华丽和完美,但仍经过了精心的组织和排练,从中明显看出政府插手的痕迹。不过,所有的表演都还是以传统的民间形态呈现,尤其能满足外来摄影爱好者和旅游者的心理愿望。表演的节目繁多,持续时间很长,到中午,太阳火辣辣地照下来,不仅表演者受不了,就是观众也是忍无可忍了,看到这势头,主持者只好临时裁减了一些节目,匆匆结束表演。可是这样一来,那些经过了多日排练、现在又轮不到上场的表演队员十分生气,他们去找主持者理论,主持者说,下午吧,下午接着表演。但事实上下午另有安排。中午吃过饭后,来宾稍事休息,便重新回到操场上。下午的表演内容是选美比赛和情歌对唱,我还被拉去当评委。这样,一直折腾到太阳下山,表演活动才结束。我和一些来宾回到饭店吃饭,群众则继续跳他们那没完没了的芦笙舞,他们真是疯狂得可以。

两汪乡地处雷公山脚下,乡内主体居民为苗族,因其妇女所穿裙子长不及 5 寸,故被称为“短裙苗”。“茅人节”本为短裙苗的一个传统节日,直译即“情人节”。传统规定,“茅人节”期间,无论是少男少女,还是已婚夫妇,都可以自由寻找自己的情人,即便发生越轨行为,旁人也不得干涉。因而节日到来之时,整个地方都充满着自由而开放的气氛,许多青年男女更是公开在大街上打情骂俏。

晚上因有“爬窗孔”的民俗表演,我吃过饭后就去准备拍照的行头。我告辞时,那几位女的对我说:“哎,你莫走,你看我们这么多人,你就没看上一个?”我的同屋忙给她们解释说:“你们莫乱讲话啰,人家是老师,不像你们这样粗野的。”几位女子说:“老师也是人嘛,说不定他比我们更粗呢。”我的同屋只好对我解释说:“她们喝醉了,你莫见怪。”我笑笑走开了,他们则继续喝酒吃饭。我回房间洗脸漱口,给闪光灯装电池,然后直奔民俗表演的地方。

那是在一户人家的窗台下,许多游客和摄影爱好者已经在等待了。几位身着侗装的姑娘姗姗来迟,她们先是在窗台下的地坪上与两位男性青年表演情歌对唱,然后几位姑娘由堂屋钻进了楼上的闺房。两位后生继续在窗台下唱歌,最后找了一架木梯架到窗台上,其中一位后生爬到窗口,不停地唱歌和说话,窗子终于打开了,露出了姑娘的笑脸,男人表示要把姑娘接走,姑娘推辞半天,终于经不住男人的引诱,答应私奔,姑娘与众姐妹告别,由窗孔爬出,与情人一道远走高飞,表演即告结束。“这不是苗族啊。”我问旁人。“不是,她们是侗族。”“这是侗族的风俗吗?”“是,侗族就是这样的,他们把这个叫做’;爬窗孔’;。”“为什么要让她们到这个地方来表演呢?”“怕你们走不动啊,你们要走得动就去乐里看吧,那里的姑娘小伙都是这样谈恋爱的。好玩吗?”“好玩。”“你照了?”“照了。”“是好镜头吧?”“好,很好。”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,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